参加全国第九届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活动有感

鹭岛论剑,得失参半


 ——参加全国第九届小学语文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会有感


闫学


  这一次赴厦门参加全国第九届小学语文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会,与以往参加过的几届大会相比,我的心情有点不一样:既有几分期待,也有几分好奇。这一方面是由于历届全国小学语文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会常常被国内小学语文教育工作者视为课堂教学改革的风向标,作为一名语文教研员,我自然很想通过观摩会了解各地同行们的教学现状;另一方面,则是由于2011年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以下简称“新课标”)颁布之后,我们迫切地希望通过这次盛会共同商讨新课标中的有关规定该如何在具体的课堂教学中得到诠释与落实。应该说,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但尘埃落定之后,我们有必要反思这次观摩会上的课堂教学,梳理其中的得与失,也许更有意义。


  笔者全程观摩了在第二会场的16节课,梳理了以下几点粗浅的看法: 


  第一,关注了语用,冷落了情感。


  16节课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把语言文字运用作为课堂教学的重要着力点,从目标确定、内容选择、环节设计、策略实施乃至整个课堂结构,都紧紧围绕学习语言文字运用而展开,在课堂实施层面上诠释了新课标中关于语文课程性质的有关描述:“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如,宁夏李春梅老师执教《我的舞台》,抓住重点句段引导学生学习文本中动作描写、心理描写与反问、比喻的写作手法;北京贾宁老师执教《圆明园的毁灭》,指导学生体会文本中对比的表现手法,等等。这样的教学内容以学习语用为目标,不仅是阅读能力的培养,也是写作方法的学习,实现了阅读与写作的双重关照。这就避免了陷入以往以弘扬“人文”的名义、以让学生感动为最终目标的阅读教学误区。但同时我们也遗憾地发现,不少老师的课堂教学在着力关注语用的同时,似乎冷落了文本中的情感因素,忽略了文本的人文价值,弃学生的阅读感受、精神成长、思维规律而不顾,直接过渡到语用的学习,而忘记了新课标中关于语文课程性质的定位:“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如此生拉硬扯般地一心向着“语用”,使阅读教学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是值得警惕的。 


  第二,展现了完美,放弃了变化。


  毋庸置疑,观摩会上的所有课堂教学都融合了集体的智慧,能够在这次盛会上执教公开课的教师也都是各省层层选拔出来的优秀教师,这就注定了这些课堂趋于完美的特性:教师富有感染力的语言,堪与播音员媲美的范读,精美绝伦的多媒体课件,看似不经意其实别具匠心的教学细节……但是,这些看似完美的课堂,其实隐藏了很大的问题:课堂中发生的一切皆在教师的掌控之中,即使在某一瞬间有所偏离也会很快被教师拉回到既定的“安全”轨道。也就是说,没有变化成为这些课堂取得“成功”的主要因素;但恰恰是因为缺少了变化,课堂就缺少了只有真正的挑战才能带来的真正的精彩。苏霍姆林斯基指出:“上课并不像把预先量好、裁好的衣服纸样摆到布上去。”在课堂上,我们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应该考虑到不同班级的知识背景与学生个体的复杂性,不论是教学设计还是课堂实施,都要关注充分关注学情,根据教学现场的实际情况作出相应的调整。在这次观摩会上,执教老师在完成了预设、展现了完美的同时,在应对教学现场的变化上还表现得不够有底气。因此,有些课堂虽然精致,却缺少了一些活力,缺少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老子《道德经》中说:“玄而又玄,众妙之门。”这里的“玄”是转变、变化之意,该句大致意思是:变化来变化去,是微妙的天地万物之门。那么,按照老子的哲学思想,变化也应是教学中的“众妙之门”了。 


  第三,讲究了技术,忽视了思想。


  毫无疑问,在这次观摩会上,我们看到了不少值得回味的好课,也看到了不少值得回味的细节,这些都给与会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带来很大的启发。如山东张臻老师执教《会走路的树》,厦门林佩菱老师执教《“红领巾”真好》,两位老师凭借着良好的个人素质、亲切自然的教学仪态,展现了低段语文教学应有的面貌。细究这两节课,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独具匠心的环节设计,还可以看到灵动、智慧的教学演绎,而良好的教学实效也令人叹服。如果说两位老师在教学演绎上体现的是她们作为优秀教师的技术,那么在环节设计方面则体现了作为优秀教师的教学思想,因为环节设计的背后承载的是思想,是理念。因此,她们的技术是“有思想的技术”,她们的思想是“有技术的思想”。事实上,一个优秀的教师应该有技术,也应该有思想,技术与思想不是互相割裂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次观摩会上也有一些老师过分地讲究了技术,不论是课件的制作,还是指导朗读、处理教学重点难点的方式,在技术层面上都无可挑剔,却经不起深究,看不到这些技术后面的深层次的、属于教师本人的思想和理念。比如,图片、视频等教学资源的使用,应在何种时机、以何种方式出示比较好,能达到较好的教学实效吗?某一个环节的设计,某一种教学策略的采用,究竟是基于一种怎样的思想和理念?它们符合这个年段学生的认知水平、情感发展与思维规律吗?对某一篇文本的解读,除了关注语言表现形式,让学生学习语用,其背后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文化价值意义?这些意义又该以何种形式和方法传达给小学阶段的孩子呢?遗憾的是,在一些老师的课堂上,我们只看到了“技术”,却觅不到“思想”。 


  第四,强调了效率,失控了节奏。


  应该说观摩会上的每一节课单从教学有效性来看均属可圈可点。如黑龙江赵昭老师执教《匆匆》,展现了比较完整的针对经典散文的教学过程;海南黄婷婷老师执教《伯牙绝弦》,探讨了小学文言文教学的基本思路和方法,两位老师的教学均取得了比较好的教学实效。但我们也发现,还有一些老师在课堂上的表现显得局促,不够大气和从容。究其原因,除了赛课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情绪紧张,可能还与这些课堂在设计上过于严密、课堂节奏过快、教学不得不“争分夺秒”有很大关系。我们不由得产生怀疑:这样快节奏、大容量、精确到分秒的课堂,真的反映了课堂的有效性?学生在每一个节点的学习时间,真的就恰如教师事先预设的那么合适、准确吗?课堂四十分钟真的一定要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充分利用吗?课堂节奏如此之快,学生在课上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如此高强度的脑力劳动,符合这个年段学生的认知规律吗?在课堂的四十分钟内,人的智力活动要有张有弛,而非一直要将神经绷紧。教师设计的每一个环节,要有一定的弹性,有时要放慢速度等一等,有时甚至要停一停,有时则要适当加快节奏。反之,假如课堂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完全把学生框在教师预设的框架内,不给学生任何喘息的机会,思维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这样的课堂难道真的对学生有益吗?苏霍姆林斯基认为这是一种愚蠢:“在课内不放过一分钟、一刹那,一直要学生积极进行脑力劳动——在教育人这样细致的工作中,还有什么能比这么干更为愚蠢的呢。教师对工作抱着这样的目的,简直就是要榨干儿童全部的精力。” 


其实,鹭岛论剑,不论得失,都是收获。


(此文已刊发于《小学语文教学》2013年第1期)

《参加全国第九届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观摩活动有感》有3个想法

  1. 拜读闫老师的好文章,我觉得语文教学真的该想一想如何让学生安静下来体悟文字中的感情。现在的语文课堂是形式大于内容。

  2. 闫学老师真是一位挺有思想的老师,说得太好了,本人深有同感。这四个问题,其实是当前小学课堂教学的通病,也是某些专家过分引导的结果,正可谓“楚王好细腰,宫中皆饿死”。向你学习致敬!

  3.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有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