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不能只有教育

生活中不能只有教育


闫学


  不得不说,近来我丧失了一些斗志。最明显的标志是,听见别人说自己的不是,不再觉得委屈,更不会愤怒,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由他去。


  这种“超然”与忙完的书稿有关,也与近期连续求医的经历有关。


  前几天与朋友聊天,他劝我说,你该上午看看书,下午喝喝咖啡,从容地过日子。他大概以为我做教研员很轻松。其实,他哪里知道,我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和位置,早已不能把精力放在学术上,或者说大部分精力不能放在学术上。教研室已经成为一个有一丁点学术、有一大堆杂务、须随时留岗待命的奇特机构。


  听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我脑子里马上想起期末试卷命题,想起教师培训项目申报,想起一些大大小小的活动,还有工作室的十二个学员,媒体催要的稿件,给我把脉开药的医生,冰箱里那一包一包苦涩的中药……我的生活中,还有多少空间可以填充吗?


  必须改变这种生活方式。


  昨天在莫干山路小学与武凤霞工作室举行教学交流活动,活动结束时,我对大家说,以后我们做活动不要只有教学研究,不要只有听课、评课,还可以去西湖边的咖啡馆坐坐。我想说的的是生活中不能只有教育,其实生活本身就是教育。这番话与其说是对两个工作室的学员说的,毋宁说是我自己暗暗下定的决心。


  那天在温州平阳举办的浙江省“阅读与师生发展”论坛上,我的主题报告结束后进入现场提问环节,柯孔标老师第一个问我——你除了读书,还有其他的爱好吗?


  我说——偶尔逛逛街,研究一下护肤品。现场一片笑声。其实,不论是柯老师的提问还是我的回答,都试图表达这样一个理念:生活中不能只有教育。想起在《教师月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我写过这样一段话: (教育)这个工作固然十分复杂,我们所处的又是这样一个充满繁难的教育环境,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教师的生活就只能充斥着教育。目前,教师群体中一个很大的问题不是对教育的专注和忠诚不够,而是过于专注和忠诚了。当一个教师的生活中除了教育再没有其他东西的容身之地,这样的生活无异于是一种受难,是日复一日、永无尽头的重复、封闭与单调。近年来教师群体出现的一些心理问题,不光是由于教育现实的巨大压力,还在于一些教师的生活中只有教育,当他在教育实践中遭到挫败,他的整个世界就崩塌了,于是在精神上出现问题就不奇怪了。 我必须慢下来,现在就慢下来。

《生活中不能只有教育》有3个想法

  1. 闫老师,我也写过一篇这样的生活感悟:《别让梦想毁了快乐》,您有空的时候上我的博客看看,好吗?

  2. 谢谢闫老师,生活中确实不能只有教育。过去忙的甚至连一点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快乐就更少的可怜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