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有负语文——《我负语文》出版后记

总是有负语文——《我负语文》出版后记


闫学


  这是一本关于语文的书。五年前,我也曾经出版过一本关于语文的书,取了一个十分不“教育”又令人费解的名字——《牵到河边的马》。
  “牵到河边的马”,一种彷徨而又有着各种可能性的状态。这个站在河边跃跃欲试却又充满犹疑的马儿的形象,正符合我当时面对语文教学充满信心而又不乏迷惘的心态。这么说似乎我现在对语文教学已经有了很成熟的理解似的。其实,对于语文教学——哪怕现在的我常常被人冠称“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我依然有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那么,诚实地把展现这些问题,探讨这些问题,寻求多种解决问题的途径,正是我出版这本书的目的。
  但我个人几乎不读谈“语文”的书。这对于一个语文教师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件十分令人羞愧的事情。我得承认,作为一个把阅读当成一种生活方式的人,我的阅读书单可谓繁杂芜乱,唯独谈“语文”方面的书最少。对于谈“语文”的书,我一直心怀警惕。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的语文教学常常陷入一种几乎是周期性发作的“大讨论”中,令人无所适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本身对语文教学就有许多困惑与迷惘。这种困惑与迷惘常常使我陷入极度的不自信中,因此不论是在几千人观摩的公开课上,还是在小范围的教学研讨活动中,我从不敢大声地说——“我就是语文”。
  我希望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去思考、聆听,并且付诸实践。这也是我即使做了教研员依然坚持上课的原因。在这几年的教研员生涯中,我总是不断地“下水”上课,上阅读课,也上作文课;在小型的研讨会上上课,也在比较大型的教学观摩会上上课。我的课有许多成功的“范例”,但也有不少失败的“样本”。我力求通过这样的实践使一线教师朋友明白,作为教研员,我也在摸索,在尝试,在成长,我和他们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总觉得自己是负了语文。我像个夸父,向着远方那个最明亮、最灿烂的太阳奔去。追寻的过程已经足够有意义,无论是对于自己,还是对于看故事的人。尽管在语文教学这条路上已经奔跑了十八年,但我理想中的语文课堂似乎永远都在前方,我永远都在追求这个美好境界的路上。
  因此,这本书呈现的只是“我”的语文,或者确切地说,是“闫学”的语文。我所能展现的,也只是其中的一条路。它不是绝对的全部,更不是唯一的正确。它只是一种可能,一种角度,一种参照,一种尝试,一种常识,一种关怀,一种我至今还没有想清楚的原生态……
  我渴望您的回应。不论是理解认同还是批评反对,您的声音对我、对其他看过这本书的朋友,都很重要。请发邮件给我:yx1029@163.com,或者去我的博客留言:http://blog.sina.com.cn/hzyx1029
  谢谢您阅读这本书。


                      闫学


                   2010年1月于杭州

《总是有负语文——《我负语文》出版后记》有1个想法

  1. 刚刚读完你的书——《教育阅读的爱与怕》,如痴如醉。今天朋友又推荐《跟苏霍姆林斯基学当老师》,我又发现了你的《我负语文》,四处寻找你的《牵到河边的马》,却是缺货。今天这些书同事帮我从当当购买。谢谢闫老师,认识你真是我的荣幸。

发表评论